花蓮好柚》保護大地的幸福文旦柚

走進興瑞農場的園區,整片綠油油的農地印入眼簾,這豐盛的姿態,簡直令人瞠目結舌。結實累累的文旦在樹頭崢嶸,只見農場主人游振葦扶著一顆文旦底座,另一手輕推果梗接合處,文旦立刻應聲而下,他笑著說:「我們的有機文旦,住在非常幸福的環境裡,它吃起來不死甜,清甜的滋味絕對會讓人一片接一片,停不下來!」

深耕有機,創造健康三贏

早在民國72年,游振葦出生的那年,他的阿公就開始種文旦,如今,文旦跟他都37歲了,可說是一起成長的好朋友。

游振葦回憶,民國102年時,父親在拉農藥管線的過程中,因為藥管剛好炸開噴到臉上,趕緊送醫住院,也從此造成肝腎傷害。一個禮拜後,他決定放下機電師的工作,返鄉務農。

回家的第一件事,游振葦很清楚,就是要做有機!他到花蓮農改場請教作法外,在自己上網找研究資料、看農友分享影片、拜訪做有機的前輩,歷經三年轉型期,終於取得慈心有機認證。

有機農法必須付出大量的人工,從修枝、拔草、放肥、採收……,除了父子倆人之外,又請了四、五位工人,大夥一起天天下田。游振葦說:「做有機很辛苦,但可以創造三贏:農夫的健康,農地裡動物與昆蟲環境生態獲得保護,以及消費者可吃到安心的水果,想到這些,就覺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」

草生栽培,共榮生態

有機栽種過程中,什麼最難?「雜草。」游振葦苦笑著。

「我們家的農地是河床地,若用坐式砍草機,或以搬運車經常在農場裡行走,很容易造成土壤夯實;若經常人工砍草,會讓濕潤、鬆軟的土壤一下子又回到水泥地的感覺,很難兩全。」

正在困境中時,花蓮農改場邀請他一起合作「生態服務系統」,游振葦眼睛一亮,這種種出整片「草毯」的計畫,不就是「生態共榮」的概念嗎?他一邊配合計畫進行時,一邊測試這裡可以適合的植被,把全台灣改良場推薦的地被植物全種過一輪,在試過十幾種植被後,選出比較適合這塊覆蓋性佳、保水性佳、草毯透天厝超過十公分,坐雍廣闊視野的「蔓花生」,打造出一片欣欣向榮的茂盛景象,堪稱長工們的豪宅區!

這種草生栽培的最大優點,就是可以幫助樹根抓住養分,而且太陽無法直射土壤,水份就不容易蒸發。在草毯的遮蔭下,整個微氣候環境穩定,肥料可以維持一定濕度,不僅加速微生物對肥料的分解,更可引誘昆蟲深耕土壤,將根系隨著肥料往下發展。如今,園區裡有上千萬個長工,整個生態顯得豐饒富裕,所以文旦從來就不是孤零零的,「有了不斷循環創造的沃土,讓我更能專心在作物上。」

高貴不貴,佛心價格

不使用化學肥料,如何提高甜度?游振葦說:「就讓天然資源的循環來呵護文旦!」他以天然資材當肥料,像是豆粕類、礦石類、分解有機質(如木屑)等,其中的礦石類經微生物分解後可提升文旦甜度,嚐來不僅不死甜,還有自然的清甜甘美,即使嘴唇不小心碰到文旦裡的白膜或外皮,也完全不會有苦澀味。有機的文旦皮甚至還可以做成蚊香、柚皮糖、文旦醬油、文旦啤酒、文旦精油等,讓人安心聞香、食用。

接手農場後,興瑞農場從上一代的一年三十六萬斤,銳減到目前的十六萬斤。產量變少了,經營費用變多了,但售價卻與一般慣行農法的文旦柚無異,「有機剛起步,我不想用價錢嚇客人,只希望一般民眾都能消費得起,也能感受到我們的用心。」游振葦看著興瑞農場果園,轉頭對我們說:「更重要的是,有機栽種就像大地保護者,不只保護了土壤、作物,也保護了眾生。」